临汾新闻早知道

山西临汾新闻网|临汾新闻网

山西临汾新闻网-临汾新闻早知道

山西临汾煤运陷百亿债务 总经理被称“地下组织部长”

时间:2018-10-11 10:4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临汾新闻网点击:
山西煤改乱象:煤矿撂荒变死城 矿主遭政府变相软禁 在山西省煤炭资源的整合主体5+2中,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煤运)被认为是最特殊的一个:它被众多煤矿矿主认为没钱又不懂行,多年来靠设卡收费过日子,从未有过经营煤炭实业的经验。 201

山西煤改乱象:煤矿撂荒变死城 矿主遭政府变相软禁

在山西省煤炭资源的整合主体5+2中,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煤运”)被认为是最“特殊”的一个:它被众多煤矿矿主认为“没钱又不懂行”,多年来靠设卡收费过日子,从未有过经营煤炭实业的经验。

2013年2月25日,经山西省政府批准,由山西省国资委和11个市国资委出资,在原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有限公司与山西国际电力集团有限公司的基础上合并重组成立晋能有限责任公司,今年5月正式揭牌并更名为晋能集团(以下简称“晋能集团”)。

今年9月1日,晋能集团董事长刘建中被相关部门带走调查,为山西政商圈腐败窝案再添谈资。

凤凰财经记者从山西煤运内部人士处获悉,刘建中被抓后,企业基本上处于“半瘫痪”状态,每天都在开会。“原本一把手可以定的事,现在都要开会才能定,所以这段时间会特别多。”

山西煤运作为山西省政府一手扶持的整合主体,希望通过煤炭整合这一契机,一改其“非驴非马”的企业形象,摇身一变成为生产型企业。但怎奈煤炭行业形势急转直下,整合之后无力开工、资产严重缩水。这家2013年重组之后一跃成为山西最大的省属国企、《财富》世界500强第309名的超级航母,一夜之间背上超千亿负债,山西煤运变成了“山西霉运”。

依靠设卡收费为生的山西煤运,目前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设卡收费被叫停、大量人员需要转移安置;整合煤矿开工困难、银行贷款吃紧。

“非驴非马”的体制怪胎

山西煤炭整合后遗症集中爆发,以晋能煤销临汾公司(以下简称“临汾煤运公司”),最为典型。作为晋能集团的全资子公司,临汾煤运下辖23座整合煤矿、12个县(市、区)公司、6个全资公司和11个控参股公司,总资产250亿元,职工10730人。

从新落成的临汾西高铁站打车到临汾煤运公司大约15分钟,途经临汾市鼓楼大街。十字路口中央一座鼓楼,四面匾额上书:东临雷霍、西控河汾、南通秦蜀、北连幽并。

临汾煤运公司内部人士向记者坦承,山西煤运是一个“非驴非马”的体制怪胎。它名义上是一个企业,实际上充当了为政府设卡收费的职能,并在过去的黄金十年赚得盆满钵满。

“它实际就是给山西省政府做小金库。”一位浸淫山西多年的同行对记者说。

在山西,山西煤运垄断了除国有企业外的公路煤运体系,利用其设在省内的69个煤炭交易大厅和329个各类煤检站,通过强制与煤炭交易双方签订合同发放准销票,坐收吨煤数十元不等的经销差价。

在包括被整合矿主、山西汾西海腾煤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玉在内的众多煤矿主看来,山西煤运作为一个收费企业,它并没有生产和经营煤炭实业的经验、资金实力也最差、整合之后技改基建进度也是最差的。

2011年之后,设卡收费被正式叫停,收入来源锐减大半。但实际上据记者调查,许多县级煤检站仍然在靠收费为生。

2009年煤炭资源整合,临汾煤运共将50多座整合成16个包,总计产能1000多万吨。临汾煤运公司内部人士告诉记者,这些整合矿中,“好坏比例各占一半”。截至目前,临汾煤运只有2座矿在正常运转,在汾西县整合的5个煤矿无一开工。“谁都不容易,那些煤矿矿主喊冤叫屈,照煤炭行业目前的这个形势,实际上是我们在替他们兜着呢。”

按照临汾煤运公司的目标,2014年要力保建成煤矿4座,这些矿分别分布在乡宁县、蒲县和尧都区。临汾煤运公司认为该地区“煤质普遍不好”,属于高硫煤,必须经过掺配才能销售出去。

地方政府则因为财政收入少了一大块,要求临汾煤运公司的整合矿尽快开工。“每年过年,我们四大班子,都由县委书记、县长亲自带队去临汾煤运公司拜年的。包括每次的座谈,都希望汾西的煤矿开动起来,他们都说积极在干,但是效果不好。”汾西县县长助理、煤炭资源管理局局长郭荣平说。

2013年9月1日,汾西县政府与汾西县煤运公司在整合的巨开塬煤矿举行了一个隆重的开工仪式,结果炮放完之后,“工作人员下到底下一看,并没有真的动工”,“假开工”在汾西县成为笑柄。

郭荣平向记者坦承,当初并没有想到会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现在行情又不好,企业要讲究效益,干煤矿赔钱,所以不积极。”郭荣平说,也有一部分煤矿受个人纠纷权益没有摘干净、评估价格过低等因素制约,有些煤矿则因为对于储量、地质情况资料并未调查充分。

临汾煤运公司内部人士透露,山西煤运系统正在大范围降薪,临汾煤运公司平均砍了20%。

以临汾煤运公司为例,设卡收费取消,将直接导致2000多人下岗。“如果交给我们企业自己做,只能在一些新建的煤矿上把他们分流下去。要让他转岗,要投入很多钱培训,很麻烦,这是一块包袱,国家要给政策。”上述内部人士说。

该人士认为,目前的行业形势,估计还要持续3-5年。“收费之所以还在维持,是因为政府部门还没有想出更好政策办法避免税费流失。”

临汾煤运已陷百亿债务

据了解,从2010年至今,临汾煤运公司利润严重缩水,从2010年的10.4亿元,下降到2012年的4000多万元,2013年利润仅为3000多万元,连2010年的零头都不到。

据此前公开报道,截至2013年年底,临汾煤运累计负债已超过130亿元,仅利息就达10亿元左右。2014年临汾煤运维持正常运转就需要30亿元,如果要完成其“今年力争建成4座煤矿”的目标则需要70亿元。

但直到10月27日晚间记者发稿,临汾煤运公司总经理贺彦平对于凤凰财经的正式采访函和要求采访的短信,均未予理会。记者在发稿前曾接到临汾煤运公司新闻工作站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被告知采访需要经过晋能集团总部“同意并安排”才行。

贺彦平的办公室,是位于临汾煤运公司505的一个套间。外间是一个小型会议室兼接待室,里间大约不足10平米,放一个办公桌,对面两位沙发。

9月28日,记者来到这间办公室时,角落里的热水壶正在烧水,贺彦平不在办公室。记者发短信给贺彦平要求采访,其回复是“我正在开会”。随后,记者被对面办公室工作人员请出,到该办公室坐等贺彦平“散会”。但一直等到记者离开,贺彦平始终没有出现。

在办公室工作人员看来,贺彦平做经营起家,非常有胆识,是一个“实干的人,不适合做官”。他经常加班,吃饭不准时,虽然清瘦但有糖尿病。但在记者采访的众多煤矿矿主看来,在三年以前,贺彦平“傲气得很”,但“现在不傲了”。

另据记者调查,目前已有煤矿矿主向山西省纪委递交了实名举报材料,举报贺彦平和时任临汾市委书记、现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农村工作委员会主任谢海相互勾结、大肆敛财。

贺彦平,1962年生,大同人,2010年1月任临汾煤运公司总经理。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